🍊yesung

结果自己还是手贱想写文

拇指剑圣一周年x
同时少天生日快乐呀!

这篇文居然有100小心心了,babb原来这么热门了吗?惊恐.jpg

周莫。复健的车?

之前某书账号被封,导致这篇周莫车的链接直接失效。
故费时几个月找回了微博小号。
没看过的小伙伴可以戳评论的链接x
望不嫌弃。

很绝望。

一只透明蛋:

九幽雪:

周莫群搞事第四弹!!!

顺位分别是我,蛋蛋@一只透明蛋 ï¼Œå›æ•…@一醉南柯 ï¼Œè‚†è½@肆落_失踪人口  ,橙子@🍊yesung 

顺便宣传一下我们周莫群:632309807

就是个不甜的小脑洞?

ooc严重。
变3+变5



芝加哥战役后,狂派损失惨重,几名能力突出的士兵不是回归火种,就是失去了消息。
尤其是,路障。
大黄蜂十分在意的那位狂派侦察兵。
它潜伏在暗处躲避已不是战友的人类,默默地看着那些狂派尸体被搬走,但它没有看到路障的。
因与人类断绝了联盟关系,原本在地球上就缺少资源的博派更是没有精力去追踪一个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狂派。
大黄蜂一边躲着所谓的人类追捕,一边企图挖开人类的信息以寻找那位侦察兵。
但最后的结局仍是无果。
甚至它们还陷入困境,并且失去了擎天柱,最后在新伙伴凯德的帮助下苟延残喘。
那场战役后,被损伤了光学镜的路障以它那身十分有欺骗性的涂装,混进了乡下一个偏僻的警署。
直到它发现了威震天的信号。
接收到威震天信号以后,它突然想起了那名博派侦察兵,那个涂装亮黄,就如同那足够火热的太阳一般的生物。
这让它在对威震天足够忠心导致的工作过分热情上又添了一把火。
刻意让那些人类追踪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并任由自己和威震天的对话被窃听,以换来接下来与人类谈条件的前提。
待威震天交换出几位曾经的同事后,路障按着人类所给的信号点前去追捕大黄蜂以及它的博派伙伴们。
那位亮黄色的家伙在看到路障时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甚至连炮口都懒得指向它。
这让路障有点慌了,它最感兴趣的小侦察兵突然对它毫无反应了。
导致它分芯了,被钢锁一尾巴扫到一旁,捂着被打到的胸口爬起来,还未来得及追上前去,就听到了首领撤退的命令。
但是,见面的时间很快又来了。
伦敦。
还未按着威震天给的讯息到达巨石阵,就看见那家伙在大道上疾驰着。
对威震天一向忠心的它,突然就变换了方向,加快了车速,于其平行。
“大黄蜂,我…”想说的话还未完全顺着线路传给大黄蜂,大黄蜂便将两人之间的秘密通讯频道彻底断开。
半变形的大黄蜂举着手炮朝着路障开了一炮,被击中导致无法保持车型的路障摔飞出去。
“哦,有点疼。”路障靠着路灯占起来,却听见秘密频道再次被开起来了。
“下次再给我装死失踪那么久,我让你直接回归火种。”
电子音还带了点大黄蜂本音的音色,有点气愤的语调让准备变形的路障顿了顿,回了人一个信号。
“小侦察兵,你要用你的刺蜇我吗?”

虽然变5剧情还是有点差强人意
但是!
路障还活着,剧情什么的都不重要!!!!
擎蜂糖满满!
路蜂糖满满!
吃的一本满足。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barry!!!

30:

【TF/路&蜂拟人】整装待发。

忍不住洪荒之力了期待已久的铜矿啊啊啊【。
还有几个小时来着。
why我没有去点映why。

黑白稿是原本想要的逆光角度。上色的时候因为是pad涂便习惯性平涂于是……懒得改了灰度还原一下脑洞中的气氛【。

Promise You 5

梗来自@苏沦_三笙 
ooc来自我
写喻王写的心痒痒
还带着孙肖孙
险些停不下手



5.
“杰希,我这边结束了。”通话几乎是在嘟声刚响起就被接通,喻文州有点憋不住笑意,“很想我?”
“你想多了,只是小周的事想找你商量一下。”王杰希看着仍被莫凡捏着手臂的叶修,“小周的契约兽现在是叶修的学生,既然在同一个学校就免不了见面。”
“与其让两人在偶然间相见发生我们预料之外的事,不如我们亲手设计两人见面的机会。”喻文州顺着王杰希所讲接了下去,“在解决这对小情侣的事情前,杰希是不是应该…?”
“后天去G市的飞机,满意吗?”王杰希很明白这人接下来要要求什么,这个在道里被称为最可怕的男人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个想要情人的视线多留在自己身上的普通人罢了。
“自然是满意的。”
……
肖时钦蹲坐在警局的资料库里,不顾地上厚厚一层灰染脏他的裤子继续专心致志地盯着手里泛黄的文件夹。
这是十年前,喻文州那个帮派的资料。
那年警察险些一锅端了这个帮派,但最后为何失败没人说的明白,只不过…
泛黄的纸页上粘着一张一寸照,上面的小孩笑的很开心,脖颈上的红领巾也那般鲜艳。
十年前的孙翔。
他爱的那个人的童稚模样。
肖时钦忍不住上手去抚摸照片上人的脸颊,他已经忘了自己究竟有多少年身边没有孙翔的陪伴。
“肖先生,您在做什么?”穿着制服的女警推开资料室的门,“我们请您过来暂代法医,并不是让你随意翻看我们的秘密档案的。”
“抱歉,我本来想看看与此次事件有关的资料,一不小心就翻到别处去了。”肖时钦将资料塞回夹层中,整理好身上的外套,推推眼镜随着女警去了专门的尸检处。
几具尸体身上都是被相同的利器一击刺穿胸口,手法干净利落,绝不是第一次杀人…
而且,能留下这种伤痕的…
肖时钦咽了咽口水,他想起上一世拿着战矛意气风发的少年,于战场上毫不退却的气势…
“肖医生,您看这是何种凶器所为?”新来的小法医面对这种尸体未免有些怯懦,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沉浸在自己回忆里的人衣角。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矛所留下的伤痕,与本市第一黑帮的某位高层的方式很像,只不过…”肖时钦顿了顿,“按这个黑帮以往手法来讲,是不可能将尸体留在现场让警察抓到把柄的。”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人要害孙翔。
……
喻文州站在机场,视线停留在其中的电子屏幕上,等着王杰希发给他的航班号到达。
王杰希坐在头等舱,用精致的叉子将空乘送上来的水果叉起放入嘴中,时不时把视线转向身旁一直在敲击键盘写论文的周泽楷。
咀嚼一番嘴里的水果,下咽后:“小周,我们这次来G市,还要见一个人。”
“导师?”周泽楷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指,转而将码到一半的论文保存在专门的一个文件夹内,“是去见…喻文州吗?”
“不错,关于你的契约兽我和他需要面对面讨论一下。”王杰希将盘中最后一块水果吃完,叉子掉落在玻璃盘中敲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在仅有他俩人的头等舱里显得异常突兀。
“好。”
……
喻文州看起来很温柔。这是喻文州给周泽楷的第一印象,这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实在难以想到这是一位混黑的人。
“这就是小周吧?杰希经常和我提起你,看来把你当成得意门生来培养了。”喻文州伸手接过王杰希手上握着的行李箱,除了这个动作便没有和人有什么接触,但周泽楷就莫名的感觉自己被这两人秀了一脸。
因为无论是喻文州,还是王杰希,他们瞳孔里倒映的人,仅剩对方。

我们dw坠棒了!!!

-D.W-:

一些村正family( ï½°Ì€Îµï½°Ì )
村正派真的非常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