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ung

结果自己还是手贱想写文

【凹凸】狂妄之徒

和自家队长@温情北叹难相忘° çš„联文
ooc归我,帅气归队长。
第二章自戳队长ID蓝名,第一章翻我的lof即可…
无厘头的一章,太久没码字感觉文笔就是down到底…
一定要提一下里面很不重要的细节,吵架也要先把饭吃完的嘉德罗斯有这————么可爱!
以下正文。




3.

"你想插手?"断断续续的男声从听筒中传出,混杂着电子杂音的音色很难分辨出对面男人的情绪。

"不如说,我已经插手了。毕竟,鬣狗总是要依附于雄狮,捡点碎肉便是极大的满足了。"带着面具的男人将自己缩在巨大斗篷里,将全身所有可能会暴露自己身份的部位全数隐藏了起来。

男人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将一笔巨款分批打入了几个并不起眼的账号当中。

"但愿你的目的只是捡点碎肉。"

通话被突然挂断,忙音在耳边不断地响着,对方的举动没来由地激怒了男人,手机被人狠狠地砸向了墙面,碎裂的屏幕上却依旧能看见上方互相依偎的一对情侣…

"鬼狐大人,雷狮海盗团的人来了。"莱娜轻轻敲着门,并没有擅自作主推开门去看自己的雇主为何而生气,淡然的语气间没有表现出一点好奇,这也是她在鬼天盟里的地位久居不下的原因。

鬼狐压下心中的不悦,起身从办公室径直走向了会客厅,却在半道被那根巨大的锤子挡住了去路,偏过头看着锤子的主人:"这可比约定时间早很多啊,雷狮大人。"

"这难道不是你插手导致的原因吗,鬼天盟的鬼狐天冲。"雷狮微微皱起眉头,手中雷神之锤肆意挥动几圈后置于身侧,虽说鬼狐这一举动是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但是耗去如此之大的金钱,他必然得回报一些同等价值的事,"不过我很好奇,你插手的理由。"

"我们鬼天盟一直在寻找一个足够强大的势力作为可以栖息的良木,而您的雷狮海盗团则是最好的选择。"鬼狐撤后了几步,屈下身,以极为低微的姿势叙述出他的目的,"今日之事,只是鬼天盟向您效忠的第一步。"

"哈哈哈…效忠?要想从我的雷狮海盗团中分到一杯羹,也要看看你们鬼天盟是否有足够的实力。"雷狮原本皱起的眉头松开,抬起下巴肆意狂笑着,"今天你的举动,也仅仅是证明了你们鬼天盟有那么一些财力和人脉罢了。而这种财力和人脉,安迷修那个条子都能轻易做到,又何必出来炫耀呢。"

一言一语皆打在了鬼狐的七寸上,雷狮说的不错,鬼天盟虽是有极为强大的情报网,也有众多的成员,但是能做到的事却连一个在穷乡僻壤里当个条子的安迷修都不如…

鬼狐藏在斗篷下的手掌紧紧握成拳,强逼着自己压下这口难以平息的不平衡,沉默了些许才再次开口:"若是如此,那我斗胆向雷狮大人提出个请求。"

"说来听听。"

"请给我,给整个鬼天盟一点时间,来证明我们对于雷狮海盗团来说是有利的。"鬼狐仍对着人半弯着腰,卑微的姿势却并没有得到面前人的一点注意

雷狮不给予一点回复,半眯着的双眼却让他像是染上了一层令人恐惧的色彩,沉默着将锤子架在肩上转身离去。

"欸?帕洛斯你刚才去哪啦?"处于一脸茫然状态的佩利在跟上雷狮脚步后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身旁有些许喘息声的帕洛斯身上。

"解决个人问题。"帕洛斯手插在裤兜里,里面一架碎了屏幕的手机正微微闪着来电显示的光,嘴角仍旧勾着属于他那足够令佩利厌烦的笑容,"顺便,发现了好东西。老大,咱们真的被盯上了。"

"鬼天盟的实力…"雷狮看向身侧的卡米尔,"的确很值得深究不是吗?"

"但是大哥,我总觉得挖太深反而会对我们造成不利。"一直沉默着的卡米尔微微张嘴将自己的观点陈述了出来。

"不用想那么多,我们可是宇宙第一的雷狮海盗团,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雷狮扯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何况鬼天盟背后那么大一块蛋糕,必定是属于我雷狮的。"

……

嘉德罗斯反坐在餐厅的凳子上,下巴架在椅背上,手指百无聊赖地翻动着银行刚发来的短信,眼神却紧紧盯着厨房里正在忙碌的那位世界第二的雇佣兵:"格瑞,到账了。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如果你出门前有把冰箱门关好,也就不需要多花半个小时去清理那些冰。"格瑞身上绑着条围裙,右手不断挥动着炒菜勺,以最快的速度将最后一道菜装盘端上了餐桌,即使言语间带着对嘉德罗斯的责备,但到底还是舍不得让那家伙挨饿太久,"自己盛饭?"

嘉德罗斯将筷子含在嘴里,门牙不断轻咬着竹制筷子的尖头,格瑞便明白了今天等待饭菜的时间于这人来说已经是饿太久快要开始闹脾气的状态了。将电饭煲打开盛出一大碗饭递到嘉德罗斯面前,自己扯下围裙后也端了一碗饭坐在人身旁,碗中便多出了一块肉。

"赔礼。"嘉德罗斯将筷子收回,塞了满满一口饭使得这人原本就圆的娃娃脸撑的更鼓,说话也更加含糊不清起来。

格瑞拨弄着那块肉,侧过头,在人吃的有点油光的嘴角上留下轻吻:"接受了。"

"格瑞,我回来了!"元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金脱去被泥水染脏的外套随手丢入了洗衣桶里,混杂着血液的泥干涸在人的手臂上,身上的白色衬衫也被猩红晕开,原本属于人标志性的帽子也被划的破烂。

"啪"

见人身上伤口而了解到原因的格瑞将筷子狠狠拍在桌上,饭碗也因为人剧烈的动作而险些破裂,强压着怒火的语气反而给人极大的压力:"我不是说了,雇佣兵是拼命的职业,这么危险的事…"

"凭什么就你可以,我不行?"虽也有点恐惧极怒下的格瑞,但金仍是仰起头与人对视着,语气中的倔强也是毫不犹豫地对抗着。

他从确认姐姐失踪的那一天开始,便立誓要增强自己的实力,而提高实力最快的地方,便是如同原始森林般弱肉强食的雇佣兵训练营了。

"你和我不一样。明天就给我退出训练营,没得商量!"一直以来格瑞都反对着金这般冒险的决定,也一直利用自己排行第二的雇佣兵的权利阻止金进入训练营,虽不明白这人怎么躲过他的监视加入的,但格瑞还是一如既往地以强硬的态度反对着。

"作为教官,我不会允许渣渣们可以任由他们的意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嘉德罗斯放下手中已经空了的碗,侧过身手撑着头,眼底里透露出对格瑞这种反应的不满,"你不愿意训练这只虫子,我代你便是。"

"嘉德罗斯!"格瑞怒气未消,明白是嘉德罗斯在背后做手脚更是火上浇油,皱着眉将视线重新放回嘉德罗斯身上,但面前这人的神色却让他莫名有点…慌。

只见嘉德罗斯偏过头,视线在一副狼狈样的金身上停留了一会:"明天我亲自训练你,看看究竟渣渣身上有什么值得格瑞如此关心的地方。"

默默看看现在有没有人…估计是没有了…
既然没人那我就明天回学校用电脑更文好了。

【凹凸】狂妄之徒

和自家队长@温情北叹难相忘° çš„联文
黑道paro,怎么装逼怎么来的
反正自己逻辑从来没正常过
ooc严重,雷者麻烦自己退避吧嗯





1.

"安迷修,那些条子幸好有你当同事。"雷狮任由面前的警cha给自己双手扣上手铐,过度顺从的态度反而让人感到恐惧,"我觉得你的警帽挺好看的,尤其是上面的小红点。"

卡米尔手指弯曲轻压在扳机上,细长的眼睫毛在与瞄准镜近距离接触被压弯,在雷狮的安排下他待在这个地方已经很久了,除去刚才瞄准安迷修的动作,几乎无法看出这是个活人。

他在等。

等雷狮给他下达抹杀这个阻挡在他们前进道路的条子的命令。

"雷狮老大怎么还没下命令啊!"佩利隐蔽在其中一辆警车旁边,将头部探出一点窥视着突然僵硬的战局。

"嘘,傻狗快闭嘴。"帕洛斯扯住佩利脖颈上那串佛珠般的东西,将人硬生生拉了回来,"想打架就忍着点。"

周围的警cha在雷狮的提醒下发现了那点红,一瞬间就开始无措起来。

若不是安迷修自降身价进了他们这个偏僻的警局,别说将雷狮双手带上手铐,就连与雷狮做对都是一种大胆的妄想。

但是安迷修要是在这里被人狙击…

"不玩了。"雷狮抬起被铐住的双手,一直保持埋伏动作的卡米尔立刻转变了目标,精准的将子弹打在了铐链上,雷狮甩甩有点被子弹冲击力震麻的双手,毫不犹豫地挥拳直击安迷修的脸。

帕洛斯也在同一个瞬间放开对佩利脖颈的束缚,从腰间掏出手枪对着警车附近的一名条子扣下扳机:"去吧,傻狗。"

有佩利加入的战场向来是混乱的,本就对海盗团一行人怀有恐惧感的小警cha更是非常轻松的被解决掉。安迷修来不及关心队友,仅能靠本能侧头躲开雷狮的攻击,原本精准的躲避却因忽视雷狮手上还未完全挣脱的镣铐,脸颊被那钢铁制的铐划出一道红痕,随即便有鲜血顺着面部线条滴下。

"我就说你怎么会犯下这么致命的错误,原来是陷阱。"安迷修抽出腰间警棍,扛下雷狮又一次的攻击,另一只手碰到腰间枪套,却又听见一声枪响,腰部被子弹狠狠擦过,热辣的疼痛感从腰间迸发出。

"老大抱歉了,我走火。"帕洛斯坐在车前盖上,手撑着膝盖一脸无辜地模样挥挥在指间被打转的枪支,只不过嘴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还是被雷狮捕捉到。

"干得不错。"雷狮退后一步抬腿踹上安迷修腰部受伤的地方,待人因疼痛和冲力后退倒地,嘴角上扬意外好心地提醒这个受伤仍要继续对抗自己的警cha,"看看你的同事。"

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什么,扭转头部却看见数名同事倒在血泊中,其中不乏手腕在流血的…

也就是说。

"傻狗你又挑断人手筋了。"帕洛斯从车前盖跳下,蹲在面前在挣扎的小警cha,枪口抵在其额头,"真可怜,不然给你个解脱?"

"老大玩够了?"卡米尔不知何时也从高处撤回了这个地点,看着蠢蠢欲动的帕洛斯,情绪没有任何变化,"别添麻烦。"

帕洛斯也不恼,站起身调侃道:"卡米尔还是那么的死板啊。"意料之内的没有得到那人的回复,摆摆手走到雷狮身边,带着些许嘲讽看着倒在地上的安迷修。

"老大,要不要杀了这个条子?"佩利随意地将仍滴着血的利器插回腰间的护套中,也凑过来围观着有些狼狈的人。

雷狮从安迷修腰间掏出手枪,对着其中一辆警车后车厢的锁打了几发子弹,待车门被打的松垮偏开后,一把嚣张地白色锤子暴露在其视线内,雷狮上前握住锤柄,在手中挥动一下,架于肩上:"物归原主,谢了,安迷修警官。"

"恶党,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关进监狱…"安迷修捂着腰腹的伤口,踉跄一番站起身,眼神里带着遇上强敌的兴奋感,若不是身份问题,雷狮还是十分欣赏安迷修这个人。

"我等着。"雷狮转身踏上旁边一辆完好的警车,卡米尔早已在驾驶座里发动了引擎,而佩利和帕洛斯也没有拖延的登上了后座,在安迷修注视下绝尘而去。

安迷修默默拿起上衣存放着的通讯器:"恶党乘坐xxx号警车逃跑,按计划拦截。"

……

"嘉德罗斯,要切磋换个时间。"格瑞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抬起挡下副驾驶座上的那人打过来的拳头,同时脚底下也狠狠踩下刹车,不出意料地身旁传出一声撞击声。

"格瑞你他娘的有毛病啊!"嘉德罗斯捂着撞到的头部,悻悻收回被接住的拳头,讨了一阵无趣的人弯下身子从座椅下拿出一个箱子,里面七零八落的枪支零件被捏起,在人的动作下很快便拼成完整枪支。

嘉德罗斯压下车窗,抬手拉起脖颈处的黄色围巾,将半张脸埋在其中,举起枪瞄准前方目标,在格瑞于街角来了一个近乎漂移的高车技表演的瞬间,被装上消音器的枪口射出一枚子弹,准确无误地刺入了在街口埋伏着的一名狙击手的头部。

"碰——"巨大的声响再次从身旁响起,格瑞侧头无奈下看着那坨黄色的东西用力甩开车门,第n次不顾任务的具体内容,直接冲进了战火最猛的地方。

嘉德罗斯手中长棍猛地打在其中一名警cha戴着的头盔上,力道之大使得那坚硬的头盔都裂开一条缝,而那名警cha更是因耐不住这般重击倒下。嘉德罗斯蹲下身摸去该警cha身上配备的手枪,随手把玩一番掏出一排子弹塞入其中,微微抬头看着前方几名来支援的警cha,嘴角轻勾:"虫子是不是都这么喜欢,自寻死路?"

"嘉德罗斯,我们的任务只是帮助海盗团逃脱,并非杀人,赶紧收手。"格瑞的声音于耳内响起,嘉德罗斯不耐烦的将耳机取出捏碎,手指相互摩擦抹去耳机碎粒,面前已经对他起了胆怯情绪的一批警cha,莫名就让他丧失了斗志。

嘉德罗斯将子弹上膛,手指快速的扣下扳机,接连打了几发子弹,弹匣清空的瞬间,原本倒在嘉德罗斯脚下的那名警cha身上已多出几个血孔,在潺潺流着鲜血,漫到嘉德罗斯的鞋底。

这无疑加重了这些警cha对嘉德罗斯的恐惧心理。

格瑞听见耳机里混乱的杂音,明白那家伙再次弄坏了无线电,无奈下捡起被嘉德罗斯随意丢在副驾驶座上的狙击枪,探出半个身子将狙击枪架在车顶上,在警cha那方的狙击手还在瞄准嘉德罗斯的时候便扣下了扳机,一点也不意外地看着那名狙击手于原本埋伏的高处坠落在地。额头被射进一枚子弹的狙击手仅能倒在血泊中抽搐着,连说话的力气也全数流失。

嘉德罗斯显然也发现了格瑞的举动,一向与人喜欢唱反调的他瞬间被激起了斗志,转动手中的大罗神通棍后将其狠狠竖在地上,兴奋地勾起唇角:"格瑞,我们来比比谁灭掉的虫子更多,如何?"

格瑞将身子缩回车内,不理睬嘉德罗斯这个对他来说十分无聊的问题,若不是那名狙击手有可能威胁到嘉德罗斯的安危,这个任务他根本不想出手。格瑞一想到嘉德罗斯这次又这般不顾生命冲入敌军中的举动就有点心里堵得慌,伸手转动车钥匙发动了引擎,泄愤似的脚踩下油门直直地朝着嘉德罗斯冲过去。

几名原本包围着嘉德罗斯的警cha面对这般气势汹汹地冲过来的车辆,别说对嘉德罗斯作出些什么威胁动作了,连逃窜都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而嘉德罗斯却安静待在原地,看着格瑞算好刹车的作用距离以及惯性距离,然后分毫不差的在他身前十厘米停下。

这大概是格瑞和嘉德罗斯共同搭档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被嘉德罗斯带幼稚的点。

但是这般精密的距离控制却也在凸显着格瑞的强大实力。

"队长,任、任务…失败…"因恐惧而颤抖的声音传入安迷修耳朵里,这是在面对嘉德罗斯和格瑞的双重压力下唯一一个有这般胆量给安迷修汇报的年轻警cha。

"怎么回事?"安迷修没来得及细问,便听到一声倒地的闷响。

格瑞将配枪塞回腰间枪套里,面部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对着车前的嘉德罗斯招呼:"回去了。"

……

"大哥,有人介入了。"卡米尔看着街道上一地的鲜血,还有那几位仍在血泊中挣扎的警cha,对着副驾驶座闭着眼睛休息的雷狮汇报到,"看起来像是…"

"敢弄出这么大动作的,除了那两位,还能有谁。"帕洛斯接了卡米尔的话,面对街上这般惨状,语气中反而带了些调侃,"哇哦,安迷修警官应该会很生气吧。"

"老大,那边还有几只小老鼠,要不要我去干掉它们?"佩利眼瞧这些被其他人抢先除去的警cha,相较于雷狮等人来说较为单纯的心思也没有深究他人为何除去这些人,反而是对此行为感到愤怒,不由得想再次出手将剩下的几名残兵败将抹杀。

"不必了,相比夺走他们的性命,我更感兴趣的是…谁会愿意花钱将身价如此高的那两人请来为我们排清障碍。"

企图趁队长没发现偷偷发文…
纠结了一会
算了,万一放飞自我被发现了怎么办

【预告+设定】《狂妄之徒》

这人非要写预告,emmmm,因为这篇文第一次被这家伙夸这么多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得瑟…希望首页混凹凸的人能不嫌弃我的文笔啦(悄咪咪说这人文笔其实比我好。

温情北叹难相忘°:

题取凹凸世界ed名。
主cp雷安,瑞嘉。
黑道paro
与 @🍊yesung 的联文
每更大概2000-3000的样子。
因为我三党的缘故所以暂定周更ummm
文笔落差可能有点大……她文笔比我好多了,首章是她的。


下面是设定。
背景设定。
以凹凸为原型的现代架空黑道paro,虽然能够使用元力技能但有诸多限制防止其破坏力危害到整个世界。以冷兵器为主,热武器为辅。
  
人物设定。
嘉德罗斯:世界首屈一指的雇佣兵,长期与格瑞一同执行任务,行事张扬跋扈,经常不听安排擅自行动,总是做出任务要求以外的行为。

格瑞:仅次于嘉德罗斯的世界雇佣兵。性格孤僻冷静,独来独往,在嘉德罗斯的软磨硬泡下同意与他一起行动执行任务。

安迷修:与雷狮的关系极为恶劣,主动退出原警队,申请调入雷狮所在的那片区域当一名普通警察。

雷狮:黑道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雷狮海盗团的老大,心狠手辣,横行无忌。对待身边的兄弟却是意外的好。

卡米尔:雷狮的表弟。冷静睿智,虽然年纪不大但十分成熟,在雷狮海盗团之中充当军师。

佩利:个人作战实力强,但不太会团队配合。偶尔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帕洛斯:利益至上,对于海盗团,在他眼中不过是互利的合作关系。

鬼天盟:AT国内最大的情报组织,包括国内外的全部重大事件。越是重要的情报价格越高。


虽然不是完整版但是差不多了,等角色出现了会做更多补充。

【挂人!!】别人惨痛的真实经历被你“借梗”,你良心不会痛吗?

温情北叹难相忘°:

楚十一:



黄前忆糯子:







司里里:















打扰了,请听我说完,求你们。
这不是简单的抄袭,因为原贴是楼主的亲身经历。
大家也许听说过戒网瘾学校,看过相关的新闻,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原楼主在里面,经历了可谓惨痛的折磨,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女,在重压下生存,抗争,直到逃亡。
她逃出后,顶着重度抑郁症,将这些记录到自己的帖子里,也是为了警醒其他人。
而一位所谓“作者”,却将这些惨痛的经历,不经原楼主同意,当做“梗”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并以之获利。
“作者”苏尽欢,我只想问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那些故事,是原楼主血淋淋的经历,不是促进你小说男主感情的梗!
那些小姑娘,是和原楼主一同患难,在绝境中相互支持的朋友,不是你小说中几个无关紧要的女配!
那些用盆吃饭,靠脱衣服胡搅蛮缠才能躲避毒打,逃出又被背叛抓回的绝望,是楼主在那个惨无人道的地狱中的挣扎,不是你小说里炒热气氛的调料!
那是原楼主的伤口!是原楼主流的血和泪!而不是你可以用来娱乐大众的小说!








苏尽欢,你自认为是个作者,但是作者,首先得是个人!
什么叫人道?什么叫尊重?什么叫别人的人生权益不可侵犯?
我告诉你,这是做人最基本的东西。
有些经历,是不能拿来娱乐的,有些故事,是不能开成玩笑的。
你这样的行为,和那《二十二》里的老奶奶做表情包有什么区别?








这是一笔陈年老账,为什么现在又翻出来?因为你还想出个人志。
原楼主在两年前你的文刚完结的时候就找过你,那时候你已经拿了稿费,吃了这口人血馒头。楼主让你道歉,你也发了。
可是现在,你悔改了吗?你没有!你还想继续赚这笔钱!
你可以删微博,禁言,拉黑,
但是,你记住,人在做天在看!
拿这笔钱买的东西,我怕你吃着噎死!








现在我真的后悔自己平时太懒没多写点文,多攒点关注。
加了几个我比较常发文的tag,打扰大家了,真的抱歉。只是我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
我只是个没什么影响力的普通人,和原楼主一样,没有关注,没有粉丝,只有拔刀相助的路人可以帮她说话。
列表的小可爱们,我希望你们能帮个忙点个转载。让更多人看到这位“作者”恶心的嘴脸。
求你们了,谢谢!








————————————————————————
原贴地址我附在评论里,那本侵权的小说叫做《差生》,作者微博@苏尽欢_吃货一号线












所以…在lof上求得一个评论…
对于我来说
真的好困难啊…

和自家专锐有一天半夜商讨荣耀男神,突然就发现,张佳乐是多么好…两个人修仙般blablabla写了一堆张佳乐的好,于是由我这个文笔特差的人来将这些扩写了出来。

ooc严重,望包涵x



嫖张佳乐

张佳乐向你求婚那天,手上捏着两枚戒指。

扎着小辫子的职业选手第一次手抖的不成样子,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一双好看的眼睛就这样紧紧地盯着你,仿佛只要漏看一眼就会错过你的回答。

你还记得他问的那句话:"你是要嫁给世界冠军张佳乐,还是你的丈夫张佳乐?"

而他手里的戒指,一枚是从世邀赛上刚得到的,另一枚则是他定制的钻戒。

你眨眨眼,冲着他笑:"我能贪心点,两个都要吗?"

张佳乐愣了一把,随后便将两枚戒指细心地戴入你的中指里:"这么贪心的人,也只有我才能满足。"

戴着戒指回到家里的你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连家人都没让张佳乐见过,结果就稀里糊涂地被求了婚,一时间有点尴尬地站在门口,准备将戒指脱去再进屋。一只手就覆在了你的手上,比你高出近一个头的男人手指轻轻摩挲着你手上的两个戒指,对你仅说了三个字,"相信我。"

进了家门,便看见你的父母非常熟络的与张佳乐唠嗑起来,你有点懵,当初你的父母听到张佳乐是个打游戏赚钱的人差点连朋友都不让你和他做,你只能偷偷地和他交往,更别说接受求婚了。

可你父母与张佳乐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然后张佳乐突然就牵起你的手,向你的父母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请叔叔阿姨将你们的女儿嫁给我。"

你本以为父母会大发雷霆,却发现这件事很平静地就被他们接受了。

直到后来你才知道,张佳乐从向你表白那天,正式成为你男朋友的那一天开始,只要战队到了休息的时候便抽空去你家说服你父母。

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把你当成他一生的伴侣,以你的男人的身份悄悄地帮你解决了你可能会遇到的难题,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你最稳定的依靠。

你们很快的就结了婚。

婚后不像是常人那样从热恋变成生活的柴米油盐,反而让你有一种无时不刻都处在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爱的感觉。

他会很小家子气的吃别的男人的醋,但从来不会让你觉得他失了分寸,反而让你主动地拉远了与异性的距离。

他也会沉溺于荣耀,但如果真遇到了情人节之类的节日,他也会为你放弃当晚的世界boss,甚至还会拿粉丝调侃他的幸运值的梗来宽慰你。

而你也知道他其实并不喜欢幸运e这个称呼,伸手就捂住人的嘴,而你的这个反应带来的结局往往是被带到了床上。

有时候你刷微博,偶尔也会翻到他微博底下仍有在骂他转会霸图的评论。

你不由得想起当初这件事带来的轰动,以及那时候明显憔悴了许多的张佳乐。那时候的你刚和他成为朋友,对他那时的遭遇也仅仅是同情,但现在回想起来却是满满的心疼。

这个男人一个人独自承受了所有人的质疑和责骂,偶尔见面的时候你也能看见他发红的双眼,那时候你就在想,什么时候大家才会了解他为目标努力的苦,同时你也发现了,这个男人,很成熟。

他会照顾你的所有情绪,却也不会让你觉得过度保护;他会和你一起疯闹,但绝对会把你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他可以很幼稚,却也可以很成熟;他会让你开心的合不拢嘴,但却绝不会让你因为他难过。

在电竞这个靠青春吃饭的圈子,基本上所有人都被催熟,二十出头的人却比任何人都要更明白社会的水有多深,每个人都企图给自己抹一层保护色,包括张佳乐。

但是这个圈子的每一个人,又都在努力保持着初心,同样这里面也包括张佳乐。

爱上你以后的张佳乐更是以一种十分认真的姿态在准备有你的未来。

你突然觉得,该改口了。

不能总是张佳乐、张佳乐的叫。

你抬手挽住身旁的男人,对着面前许久不见的朋友介绍道:"这是我老公,张佳乐。"

还有。

你爱他。

今天自家爱豆过生日,特开点文,全职、凹凸、家教、刀男各挑其中一篇来写,cp自定,十月份前码完。
愿自家老公以后走的全部都是花路💙

拇指剑圣一周年x
同时少天生日快乐呀!